”白叟的家人这样描写她的现状

2017-03-05 19:12

更加神秘的是,老人在参加保健品营销的交际中,构成了一个关闭的心理世界。“我们都不知道老人心里在想什么,她从不跟咱们交换,天天就晓得去加入会议。这么多年,居然一件产品都不往家带过。”

由于周女士的婆婆在家里跟单位都比拟强势,在单位也是引导,这些营销职员就捉住了白叟的这个心理弱点,一直给她营造一种领导的错觉。“他们甚至给她封了一个‘召集人’的职务,让婆婆一下子有了归属感,踊跃投入到招集人的运动中,笼络身边的共事友人参加。还把婆婆塑造成典范,常常让她上台报告,发表感言,让她找到心理满意。”

先树立情感接洽 再套取钱财

“谁也不知道老人去开会都干些什么,谁也不知道老人存折上的钱是如何花费的。”老人的家人这样描写她的现状。家人盼望走进她的世界,却被拒之门外,反而保健品营销群体成了她的精力寄托。

这位青岛老太太并非深陷保健品营销的个例。济南市民周女士的婆婆是另一种表示。周女士的婆婆是一位大学教学,作为高等常识分子,她的婆婆日常生涯很丰盛,加之性情活泼,又有较强的组织能力和领导才能,并不缺少社交和娱乐,但退休后却被保健品营销死逝世套牢,最多的一次花了5万元购置保健品。